P/S: 我不是一个很喜欢人潮的人,甚少会出现在人潮出现的地方,因此一开始我也没有念头出席这次的集会。但最后在我的housemates的怂恿下,我和我housemate出现在现场而这片文章也诞生了。

早上十一点,在我的朋友一句话之下,“走吧! 我们去Bersih 3.0吧!”我和我朋友便开始准备我们的背包了。匆匆把毛巾,白开水和一些干粮丢进背包了;把我们的一些证件留下;记下几个重要的电话,我们正式开往接近市区的轻快铁站。一路走去,我们都在讨论这次的集会,总觉得这次政府会吸取上次的教训,催泪弹或水车应该不会出现。当然,我们也了解我们两人一定不能走散,因此我们做了协调无论如何什么情况都要待在一起。

到了轻快铁站,看到平时没有什么车子的停车场充满了车子,我们的精神来了; 看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我们更感到温馨,原来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, 目的地也是一致。 大约十二点,我和朋友便到达了pudu火车站,记得一下火车,就看到黄黄绿绿的人潮。我们俩人便匆匆忙忙加入人群中。

坦白来说,当时在现场的我真的觉得很和平,没有催泪弹,没有水车,警察在旁也是协助维持次序。 大伙都在拍照留念或记下当时真实的情况,静坐,然后在游行队伍经过时高喊口号,而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班年轻人以乐器带出Bersih的意义。 一切都是和谐,而我朋友甚至和警察聊天。大家也给于最大的合作,只是在警车发出奚落的声浪。P/S本身觉得这没有必要,他们也是执行任务, 虽然有些警察的行为真的太过分了,可我们的集会不是以和平为前提吗?

大约两点, 我和朋友便从街尾走到最前端,也就是独立广场的前面,警察镇守防线前面。于是我们也乖乖待在那儿,帮忙喊口号“buka pagar”, 一切都是以口号进行,没有暴力。接近三点 ,我心里在想, 不如提早回吧, 这样能避免人潮,也庆幸这次的集会是和平结束。但这时一些政治人物到场,人潮也有向前的趋势,但一切好算和平。

然而,一切来得很忽然,我们及后方的人潮 都来不及收到前方的信息,前方的人潮就开始要求往回退,而我也看到火车轨道下出现了气体。 当时我懂了, 警方终于出动了催泪弹。这时人潮也开始慢慢回退,虽然大家都害怕,但大家都遵守规矩,慢慢地往回退以避免踩伤人的情况出现。可是,心痛得是,警方还不肯罢手,不肯让手无寸铁的我们撤退。越来越多的催泪弹攻了过来,大家都拿着毛巾紧紧捂着鼻子,人群开始慌了, 四面八方地逃去。当时我和朋友很幸运地逃进路旁一间荒废的建筑物里。这时,人群有准备了盐的同伴都 毫不犹豫和其他人分享,我已忘了我收过多少人的恩惠。 谢谢你们!

原以为躲进了建筑物里的我们可以喘口气,但万万想不到更多的催泪弹攻了过来,整个天空都是烟雾,再怎样幸运的,你都会吸了几口。仍然记得当时吸了烟雾的我, 整个眼睛立刻痛得哭了出来,不停地在咳嗽,但咳嗽只会让你吸了更多的气体。而当时我最辛苦的是我的颈项很痛,应该是烟雾溶入我的汗,刺激我的皮肤。 幸运的我们能及时逃到建筑物的另一端,当时的我看到痛心的一面,一个不超过十二岁的小女孩哭着和妈妈说,“很痛!”当时的我真的愤怒,为何要苦苦逼我们撤退而我们已经有这个念头。

在建筑物里休息了一会儿,我朋友又再偷偷往前方溜去,准备用手机记录警方发射催泪弹的情况,不幸的我们最后还是让警方发现了。 他们大喊我们下来, 这时的我开始感到害怕,我真的不想被关进监牢,我们一面往后门逃去,一面通知其他人逃走。从后门逃了出来,我们却不懂往哪儿躲,这时逃进surau里的友族同胞说“come on bro!! Get into masjid!!!”当时我真的感动了,这就是真正的一个大马,在那儿大家没有种族之分。

这时警方已经驻守在surau的前方, 大家无处可去,也只好待在那儿。忘了多了多久,终于警方开始和我们谈判,他们愿意开一条路让我们离去,于是我们也随着人潮离去,但出去没多久,街道另一道的警方却展开了攻势。 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待在原地,不知所措,离开也不是,躲进surau也不是解决的办法,最后我们便打算从masjid jamek搭火车离去,但却发觉火车站没有营业了。当时的我真的感到受骗,要求我们离去,却没有提供一个离去的办法。除了埋怨及等待火车恢营业,我们也没有办法,只好待在火车站,给与对面还在奋斗的同伴鼓励。“Berish,Bersih...” 在我们喊着口号当儿,警方又忽然冲上了车站捉人, 而我们又再次被逼进surau。 五点后,我和朋友终于偷偷从警队看守中溜走,对不起没有坚持到最后。

P/S:
写到这里,我也不懂如何表达了我的感受,很愤怒?感动?失望?
是的, 愤怒因为警方一次一次的陷阱,愤怒他们苦苦地相逼,愤怒与他们无理的要求,要求我们解散却把我们困在那儿。当然也愤怒于人群那几位向警方扔水瓶的害群之马,这次集会不是应该以和平为前提吗?为何我们要让警方有机会发挥?
失望?想必很多人都很失望,我们要求本就是很简单,我们只是要求和平的集会,没有暴力的集会,然而谁把我们逼得如此狼狈?一个被人民选出来的政府。失望,为何警方竟然如此狠心,小孩和老人也不能幸免?

感动?是的,我真的很感动,感动于大家守望相助的精神,感动因为没有种族之分,大家都属于这国家的,然而总有人分裂我们。感动于大家之间的慰问,在火车站遇到一些出席集会的同伴,我们总会说声加油及谢谢,好像大家就是一帮朋友。感动因为很多人都遵守大会的宗旨, 一路走去,总看到有人准备了垃圾袋清理现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van 的頭像
ivan

时光机的回忆

i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